首页走进民建工作指南网上支部网上学堂会员风采光荣榜联系我们
 
  会员风采
 
  会员作品
 
  会员杂谈
 
  会员园地
  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会员杂谈
   
字号:
将军山游记
魏正璋
[发布日期: 2013-07-01 ]  本文已被浏览过 5927

 
  将军山,位于北纬31°14'-32°36',东经118°22'-119 °14'之南京南郊。其坎位,以秦淮新河为友、与古渤尼国王丘陇遥望;其坤位与牛首山、大石头观光休闲区相衔,龙泉古寺是其近邻。林木苍翠,湖山掩映,登高望之,环山皆山也。斯山3.5平方公里的面积内,宽阔之河面,在阳光下呈现粼粼的波光,犹如一面闪耀金光之绸缎者,乃由淙淙山泉聚汇而成也;斯水畔,鸟鸣宛啭,偶有白鹭,翱翔于蓝天白云之间,穿行憩息于树木林梢之上;更有水中杉树,千棵相扶,阴翳蔽日,空气顿显清新湿润矣;蜿蜒曲折的杉木小桥,贴水而建,溶和成大自然的绿色氧吧。大自然的野逸浪漫,人世间的爱恋情意,在此皆得展现之。
  同行者与我,仿佛回到垂笤时,叹为观止:真乃人间仙境,世外桃源也。
  将军山,曾是宋代牛首山大捷之古战场也。八百年前,民族英雄岳飞,在斯处筑壁垒、设伏兵,大败强敌金兀术,一举收复建康城(南京)。不仅横亘山脊,连绵数里之故垒,可为当年激烈鏖战之见证,岳元帅对于收复建康(今南京)曾于建炎四年(1130年)六月望日,在《宜兴张氏桃溪园厅壁记》中的一段文字,亦是其见证也:“总发从军,大小二百余战,虽不及远涉遐荒,亦足快国事之万一。今又提一垒孤军,振起宜兴,建康之城,一举而复……即当深入边庭,迎二圣复还京师,取故地再上板籍。他时过此,勤功金石,岂不快哉!”。
  在我眼前,历史的册页翻回到了1128年。南宋建炎二年(公元1128年)金兵大举南下,宋高宗无力抗御,从扬州逃至建康(南京),再逃至临安(杭州),后派杜充为江淮宣抚使守建康,韩世忠为浙东制置守镇江,刘先州为江东定抚使守太平(当涂)、池州(贵池)。建炎三年(1129年)金兀术分兵渡江,一路从蕲春、黄岗攻江西,一路从滁州、和州攻江东。斯时,杜充派岳飞、王燮率军迎战,而王燮不战而逃,太平、建康相继失守,杜充也降于敌。建炎三年(1129年)十一月,北方金国兀术知北方军队不善水战,又恐从北到南战线太长,遂决定回兵北上。1130年4月,岳飞领兵三万击溃方酣等金将后,率领所部自建康经溧阳至广德,击金国兀术侵犯临安并遏其归路。“兀术趋建康,(岳)飞设伏牛首山待之”。垒方石、设伏兵,将金军击溃,传为了历史的佳话。岳元帅用兵胜敌处,即今之自铁心桥以东秦淮河边至将军山更延至牛首山一线也。抗金故垒断续残存至今者,约4200余米也,保存较为完好者,为将军山的这段故垒也。后还曾被太平天国抗击清军时所利用。如今仍残存的石垒,即为当年的战争遗迹也。
  抗金故垒为何设于起于铁心桥秦淮河边的韩府山这一线?盖斯处山脊多裸露山石,较险峻,宜设伏也。
  抗金故垒,岳元帅为抗金立功,而岳元帅却又为抗金送命,岂不令人痛哉!
  教授与我皆为之扼腕叹息。
  凡父母行胎儿之教者,乃未出世优之与他人;凡父母行童期之教者,乃后出世优之与他人;凡父母行青壮年之教者,乃行于世而优之与他人,如此,其父母皆应有导师之称也。岳母在飞之青少年时于其背刺之“精忠报国”,而飞终在不惑之年之前,交出了“精忠报国”之最终答卷,飞之修成,飞之母堪称飞之导师也。
  登斯山,缅怀民族英雄,乃我辈传承中华美德之举也。
  教授有感,掩鼻而吟:
  怒发冲冠,凭栏处,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?架长车,踏破贺兰山阙!壮士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
  教授吟哦,我独思山之得名。
  斯山的得名,人皆曰岳飞在此之作为而有其名。私忖,岳飞,人皆素以元帅称之,何不名为“元帅山”,而以“将军山”名之?此与情理不合。遂在次日重返“将军山”附近之村庄,向老人求证之。果有所获。
  岳飞设伏牛首山之时,其一员猛将深入敌阵,奋勇之,冲杀之,死伤金兵众多,猛将之臂膀亦被敌人砍断一只。杀出重围,猛将隐身在斯山岩洞中养伤,后被当地百姓发现,遂以中草药,疗其伤。助其重返抗金战场。为纪念因抗金而断臂的无名英雄,此山遂名将军山,并有一崖名断臂崖。
  虽为传说,但无牵强附会之嫌。谨记于斯,备考。
  将军山除抗金故垒,余者如青青的茶园、长长的竹廊、水中杉树、池中栈桥、日月观音左右紧伴之日泉、月泉,吟诗台、龙脊等亦美伦美奂。
  斯处尚可钓鱼、烧烤、采茶、竹排、马车、军事训练等,皆为江宁可行之笔端之处。然将军山之抗金故垒,乃最有意义之历史遗迹,同行之伴乃一教授,做学问之人也,故在抗金故垒处多著笔墨也。
  同行者印君,幼年之友,虽小我数岁,却已为南京某大学人文学院之教授矣。葵巳年端午节节后九日,年逾杖鄉的我,乘脚力尚健,应其之约,携手共游将军山。归途,教授执吾双手再三相约:今日之行,各以文记之。信乃做人之本,不敢忘也。遵其嘱,遂有斯文,不求华美,践其信也。

 
上一篇  支部活动向心力在何处?——由支部走基层所想到的
下一篇  墨尔本之行
 
 
 
中国民主建国会南京市委会版权所有
联系信箱:mjnjsw@126.com 电话:025-83196233 传真:025-83196227
技术支持: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苏ICP备10001010号